静娈

是个认真的👏瑞吹👏丹吹👏凯吹👏
CP主✨瑞金(可逆)✨
(其实是个杂食党)
雷区all金以及瑞嘉瑞(不服憋着)
目前正在码字更文中,什么时候发就不一定了
日更是不可能的

一个关于凯莉的随笔

凯莉(随笔)
一长发女子缓缓地走在走廊中,走廊里空无一人,昏暗的远方犹如望不见底的深渊一般。“嘀哒,嘀哒”是小皮鞋走在瓷砖地板上的声音,将这令人窒息的寂静无限放大。走廊两边是教室的门,却没有一扇是开着的。
在这毫无光亮可言的昏暗中,凌乱的刘海也没有遮住那双蓝眸迸发出的光芒,光芒中带着顽强的意志。一枚玫色五角星发卡别在发丝间,原本应该是整洁的校服现在却变得脏乱不堪。腹部的衬衣被撕开一道口子,露出一截细腰,纤细的手臂上还有未凝固的几道伤口,洁白的衬衣满是斑驳的血迹。短裙随着脚步而飘荡,过膝袜也是十分狼狈,小腿还用撕下来的衬衣布料简单地包扎了一下。不过,血色已慢慢侵入洁白。
咬牙,细眉皱成“川”字。
哼,本小姐才不会这么轻易退出游戏!
伸手从小口袋拿出一根棒棒糖,从容地撕开糖纸,手指轻拈着糖棒送进唇舌之间,舌尖上的味蕾尽享糖果的香甜,尽管还带着点血液的腥甜。只是须臾间,少女就恢复了以往蛮横的模样,眉头舒展,嘴角高高扬起。左手展开,躺在手心的是一枚柠檬发卡,目光接触到发卡时,那眼神忽然柔和了不少,少了几分凌利。
那个傻瓜……
脚步声戛然而止,少女停在一扇铁门前,柠檬发卡被小心地放入口袋中。抬脚,铁门被十分粗暴地踹开。走廊的尽头是一扇铁门,铁门外便是天台。
天台十分空旷,扫视四周也只看到一个黑衣人挟持着一名少女,黑衣人拿着一把擦得发亮的手枪抵住少女的太阳穴,目光炯炯地看着凯莉这边,少女却是昏迷不醒,被绑在一张木椅子上。
皮鞋沉稳地踏上天台,混凝土做成的地面上脚步声似乎没那么明显.风声呼啸在耳旁,黑色的长发随风飘扬在身侧,抬起修长的手指捋了捋遮住视线的刘海。顺手从嘴里拿出棒棒糖,舌尖乃至整个口腔都回味着方才的香甜。
那双眼睛紧紧地瞪着着凯莉,执枪的手也暗自发抖,另一只手则使劲抓着少女的肩膀,像是抓着唯一的救命稻草。
大拇指和食指拈着糖棒朝前点了点,另一只手撑着细腰,目光稍带些傲慢地看着黑衣人,道:“前面的小人给本小姐听好了,放了安莉洁,本小姐兴许可以放你一条生路!”